部分卢氏墓志中存在的问题
部分卢氏墓志中存在的问题

部分卢氏墓志中存在的问题

沈丘 卢彪

提要 本文仅依据浙江卢姓文化研究会卢夏龙秘书长整理的《卢氏碑志辑录——宋朝以前》一书中所收录的墓志内容为基础,结合《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对人物的仕宦、生卒简历以及婚姻、子嗣进行比较,同时结合相关墓志的记载,对于一些缺乏历史记载的人物的生卒时代进行推测,其目的既为了能够查找出清晰的历史人物关系,同时又要说明墓志对于人物世系的记载也不可能是绝对准确的,依旧需要结合多方面的内容进行必要的考证。

由于本文是依据卢夏龙所整理的墓志内容而作的考证,同时鉴于原墓志名称普遍较长,所以对于原墓志的名字进行忽略,而直接采用了夏龙所整理出来的标题。

 

墓志对于考证、补充史书的记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对于校正、羽翼家谱世系、个人仕宦经历、前夕经历等更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价值,有鉴于此,浙江卢姓文化研究会卢夏龙秘书长整理出了《卢氏碑志辑录——宋朝以前》一书。由于大多数墓志是亡者去世不久写成的,所以其所记载的历史事件、人物关系在很大程度上接近当时历史的真相。然而就现已出土的唐代墓志对人物世系的记载来看,传世历史文献特别是《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中的确是存在不少错记、漏记等现象。通过仔细阅读,发现原来不止是传世文献岑仔问题,墓志与墓志之间的记载也存在着一些难以解释清楚的问题。特别是卢朓支下的卢瀜、卢清兄弟二人的后裔的记载,更是存在不少明显的问题。今仅依据卢夏龙秘书长《卢氏碑志辑录——宋朝以前》一书,结合《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的内容,对卢朓后裔特别是卢瀜之子、卢士琼之子孙等的墓志作一简单的比较、考证,顺便提出一些问题,以供家谱研究者分析思考。

卢朓及其子

卢朓之名,不见于史书的记载。据卢正言墓志记载,右监门卫将军上柱国卢正言娶妻陇西李氏,有子五人:朓、执颜、践微、景初、先之,而朓为长子,官拜朝请大夫、邓州司马。《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朓字日(夏龙原书正言墓志、卢朓及妻崔氏墓志俱作“月”,今依据汲古阁本)旦,深州司马。卢朓及妻崔氏墓志称赞卢朓“知方之岁自禀儒风,舞象之年早推人望。践张仲之孝友,瞻子产之文词。六经之义,皆性术也。弱冠进士擢第,应制拔萃甲科。”给予了卢朓以较高的评价。后“加朝请大夫,上柱国,拜饶阳司马”,这是卢朓最终的官职,究其一生,“凡历八官,不渝一德。”“于开元二十一年寝疾终于饶阳之官舍,享年五十九岁。”至于说卢朓的子嗣,按照《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的记载,朓是有六子的,分别是西华主薄浚、大理主薄炅、汝阳主薄涚、新乡尉溉、祠部郎中瀜、萍乡主薄清。据墓志记载,卢朓娶妻清河崔氏,生有五子,分别是西华主薄浚、汝阳尉涚、新乡尉溉、零昌参军瀜、莘县主薄清。与前面的记载相对比,除了几个人的官职有所不同之外,《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中还多出来一位大理主薄卢炅(从墓志记载来看,不但瀜、清兄弟几人的名字所用字的偏旁都带三点水,就连其叔父先之之八子的名字如沐、湘、潘、洋等所用字也都是以三点水为偏旁的。而炅字属于火部的字,与其余几个字有着明显的区别。同时,在《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中先后出现了三位卢炅,其中有两位卢炅皆是大理主薄。)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中对于浚、炅、涚、溉的后裔缺少记载,从卢夏龙所整理的书中来看,只有卢涚、卢溉妻李氏两人的墓志,卢涚之弟卢溉所作的卢涚墓志记录了卢涚担任过豫州汝阳县尉、魏州元城县尉,卢瀜所作的卢涚妻崔氏墓志记载卢涚娶妻清河崔氏,生有三子:士准、士巩、士聿。卢涚去世于公元 754 年,享年四十七岁。卢溉妻李氏的墓志系溉自作,里面记载了李氏的家世背景属于陇西李氏,天宝六年(公元 747年)李氏去世,时年二十岁,下撇一子尚未满周岁。

卢瀜及其子嗣

卢朓墓志中记载瀜的官职零昌参军,《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记载瀜之官职却为祠部郎中,据杜佑《通典·职官》的记载,中镇兵曹参军为九品官,祠部郎中为从五品,二者差距较大。或许是当朓去世之时,瀜的官职还只是参军,而祠部郎中为其生前担任的最高官职。卢士玫墓志、卢士琼墓志、卢士珩墓志也均记载了卢瀜官祠部郎中,同时卢士珩墓志还记载卢瀜去世后被赠予兵部尚书,而卢士玫墓志、卢囧墓志、卢轺墓志则记载的却是赠太子少保。据卢公亮墓志记载:“祖府君讳瀜,终祠部郎中,累赠至太子少保。”综合这几条内容,卢瀜起初可能是以门荫为九品参军,经过长时间的政绩积累而升任五品郎中,去世后被朝廷赠予二三品的太子少保、兵部尚书等。

至于卢瀜的子嗣,按照《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的记载,瀜之子为汉州刺史士珵、河南府录事参军士琼、岳州刺史士瑛、太子宾客士玫士玙等五人。但是相关墓志方面的记载却有不同:1根据士珩墓志的记载,瀜之子除了上述五人之外,还有士珩、士玟。士珩墓志的作者是士玟,士玟以七弟自称。墓志载:“唐故朝散大夫、深州司马府君讳朓,公之大父也。”“唐故朝议大夫、尚书祠部郎中、赠兵部尚书府君讳瀜,公之皇考也。”又曰:“公即府君之第六子也。”士玟又曰:“余,公之季弟也。”据“堂弟陕虢都防御判官文林郎殿中侍御史内供奉卢俦”所写的卢溥墓志记载,卢溥之曾祖是深州司马卢朓,大父为祠部郎中、太子少保卢瀜,烈考为苏州长洲县尉士珩。这里也明确指出士珩为瀜之子。从这两个墓志的记载可以得出以下三点:(1),卢瀜有七个儿子,而且士玫最幼,这与《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士玙最幼的观点不同;(2),士珩是瀜之第六子。士琼去世于大和元年(公元 827 年),时年 69 岁。而士珩去世于820 年,时年 62 岁。也就是说二人是同一年出生的;(3),为卢士珩写墓志的卢士玟也是卢瀜之子,而且还是第七子;(4),世系表中所列的兄弟排行或许存在问题。既然士珩排行第六,又与士琼同龄,那么士琼很有可能是排行在五,可是这与卢士琼墓志中记载的“祠部郎中瀜之长子”又自相矛盾了。

卢清及其子

卢正言墓志记载卢清曾担任过莘县主薄,然而《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却记载卢清之官职为萍乡主薄,与墓志记载不同。卢清墓志中说:“公既深州季子也。文翰志学,为亲朋所许。以荫补挽郎出身,授魏莘县主薄,怡怡雍睦,从政何有。秩满,遇安禄山之难,寄居浚服。以至德二年十月二十六日卒于汴州,春秋四十。”又曰“夫人荥阳郑氏,生三子:士珩、仲权、士举。”从卢仲权墓志、卢从度墓志、卢绘墓志、卢士举墓志、卢膺墓志等等记载可以确定仲权、士举皆系卢清之子。《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的记载,卢清有一子,名叫士牟,而卢清墓志中却没有片言只字涉及到卢士牟。卢夏龙《卢氏碑志辑录——宋朝以前》一书中上收录的尚有一篇题为浙东观察判官、殿中侍御史卢士牟所写的卢士举妻李省墓志,在墓志中有“前郏城尉范阳卢士举,既予之季弟也”。崔仲谟妻卢氏墓志中对卢氏的介绍是“曾祖讳朓,皇朝秘书郎深州司马。祖讳清,皇朝魏郡莘县主薄。考讳士举,皇朝杭州余杭县尉,伯讳士牟皇朝金部员外郎、和州刺史。”可见卢士牟的年龄是大于士举的,也可以确定士牟与士举系亲兄弟关系。结合这几个记载可以看出,卢清可能有四个儿子。

卢清墓志系其岳父郑迅所作,按理说郑迅所写应该是可靠的,毕竟士珩等三兄弟是郑迅的外甥。至于说士珩到底是瀜之子还是清之子,既缺乏历史文献的记载,墓志之间又存在不同的说法,所以截至目前应该还是很难确定的。

士琼及其子女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记载:士琼字德卿,河南府司录参军。从士琼墓志来看,虽然士琼“家世为甲姓”,而且还是“祠部郎中瀜之长子”。士琼并没有依靠显赫的家族背景而去荫官,而是以“明经及第”的科举起家,对其其一生仕宦的记载:“历宁陵、华阴二县主薄,知泗州院事,得协律郎。郑少师之留守东都,奏为推官,得大理评事。韩尚书代为留守,请君如初。尚书节将陈许奏充观察判官,得监察御史。府罢岁余,除河南府户曹,以疾免。河南尹重其能,奏为录事参军。大和元年九月庚申发疾而卒,年六十九。”从这些资料来看,终士琼之一生,都只是做了五品以下的小官。

1卢士琼的妻子以及子女人数,按照士琼墓志的记载,士琼先娶清河崔敏女,无子,继娶荥阳郑氏,生有三子二女,三子之名分别为孺方、嗣宗、嗣业。《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对士琼之子之记载同于此。但是卢士琼妻郑氏墓志铭的记载却有着另外一种说法:有二男一女,长男孺方,次子树儿年始八岁。郑氏墓志系卢士琼写于公元 812 年郑氏去世那一年,而卢士琼墓志是士琼的外孙欧阳溪于公元 827 年所作,可以说两个墓志铭的作者与墓主人皆系至亲,两个墓志的写作也只是相隔了十五年而已,但是对于子女人数的记载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异。

2士琼子嗣,除《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所载三子外,根据墓志记载尚有以下二人:,(1),卢季方墓志中记载“祖瀜,烈考讳士琼”,又曰“公即先府君长子也”;按卢夏龙所著《卢氏碑志辑录》一书所载,在唐代至少有两位卢季方:除上述之季方之外,还有一位是曾经担任过余杭县丞的卢季方,其女为中散大夫守少府监上柱国赵郡李述之妻,而李述亡于开元十年(公元 722 年)。(2),卢俦。卢囧墓志中记载“曾王父瀜,王父士琼河南府司録参军赠职方郎,中烈考俦河中少尹。”是标明为士琼之子的至少有五人。

季方的名字不见于《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中,俦的名字虽见于《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却又不同于士琼墓志、士琼妻郑氏墓志以及卢囧墓志等的记载。据卢季方墓志记载,卢季方为士琼长子,但是无论士琼墓志还是郑氏墓志都明确说长子为孺方,而非季方。有人提出季方或许是孺方的大名或者后改名,但客观分析一下,这种可能性极地:(1),当郑氏去世之时,孺方的弟弟已经八岁,那么孺方的年龄至少已经九岁或十岁。至士琼去世时则孺方的年龄至少已经二十多岁,根据古代冠名的礼仪,二十多岁的孺方是不会再使用乳名的;(2),写士琼墓志的是其外孙,则孺方系欧阳溪之舅,在那个礼法严格的时代,晚辈是不会直呼长辈们的乳名的。从这两点来看,孺方、季方并非一人。

五、卢俦的问题

除了上文朓、瀜、清等人之子很难确定具体的人数之外,士琼子辈中还有一位卢俦,他的世系同样存在着不少问题。

(一)卢俦之父

1在夏龙所整理的墓志书中,卢俦先后出现了三次:(1),公元 849 年为卢季方写墓志的“亲弟盐铁巡官文林郎监察御史里行俦”(里行,官名。唐代有监察御史里行、殿中里行等,皆非正官,也不规定员额。《新唐书·百官志三》:“开元七年……又置御史里行使、殿中里行使、监察里行使,以未为正官,无员数。”);(2)于公元 850 年为卢溥写墓志的“堂弟陕虢都防御判官文林郎殿中侍御史内供奉卢俦”(卢溥为瀜之孙、士珩之子);(3),写成于公元 871 年的卢囧墓志中提到的“烈考俦河中少尹”。就墓志中提到的官职而言,三位卢俦似乎不是一个人,但是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卢俦系士琼子侄辈。由于缺乏相关资料的佐证,目前很难判断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人,或者三个人。

2按《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所载,俦系士玙之子,而士玙系士琼之季弟。这里的记载已经不同于卢囧墓志。

卢俦的生卒年。

1史书中没有卢俦的相关记载,夏龙书中也没有卢俦的墓志,只是在卢俦之子卢囧墓志中说到卢囧于公元 871 年去世,时年二十二岁,则卢囧当出生于公元 850 年。卢囧墓志系其长兄贞晦所写,文中称卢囧为季弟,说明卢囧至少兄弟三人,而卢囧是最小的一位。以此推断,当卢囧出生时,卢俦的年龄至少在 20岁,也就是说其出生的时间应在 830 年以前。就常规医学而论,则当卢囧出生时,卢俦的年龄应该不会超过 64 岁,则卢俦的出生年可能在 785——830 之间 。

2无论卢俦是士琼之子也好,是士玙之子也罢,士琼、士玫是其叔伯,卢清之子士珩、士举系其堂叔伯是可以确定的,于中士珩、士举的年龄最小也是可以确定的。士玫之子式方卒于会昌二年(公元 842 年),时年 52 岁;士琼之子季方去世于大中二年(公元 848 年),享年 67 岁;士珩之子卢溥卒于大中四年(公元 850 年),时年 65 岁。从这些大致可以看出来,士琼子侄辈大多出生在公元 800 年之前。士琼之堂弟卢士举的妻子李省 20 岁时嫁给士举,于贞元十一年(795年)26 岁时去世,有一子一女,子名著二。于瀜之兄弟五人中,清最幼。而清之诸子中又以士举最小,士举之子出生于 794 年或者以前,则俦之生年应该也在此时间之前,基本可以确定在公元800 年之前。也就是说卢俦的出生时间很有可能是在 785——800之间。至于其死亡的时间下限,极有可能是在唐末或者五代后梁乾化年(公元 911 年)以前;

3正言五子(朓、执颜、践微、景初、先之),先之最幼。按卢殷墓志:先之之孙卢殷,卢殷之幼子望回。望回之妻于公元854 年去世,去世时的年龄至少三十岁(卢望回妻李球墓志)。按卢彦方墓志记载:卢彦方系先之曾孙,于公元 871 年去世,享年六十三岁;卢颢也是先之曾孙,于公元 861 年去世,享年五十一岁(卢颢墓志);从这些资料来看,即便是正言最小的儿子、卢朓的弟弟先之的曾孙也多在公元 825 年年以前就出生了。

4网上有资料说道虔九世孙卢俦出生于公元 860 年,其实这个说法是疏于考证的。士琼兄弟、堂兄弟大多于公元 840 年以前就去世了,去世时他们的年龄绝大多数都已经超过五十岁,就连士琼孙辈像卢辐、卢衢、卢愻、卢轺、卢囧、卢膺等也多出生于公元830年之前,只有卢俦最小的儿子卢囧出生于公元850年,而卢俦又怎么会出生于公元 860 年呢。

(三),卢俦之子。《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记载卢俦之子为卢绛。据卢囧墓志的记载,卢俦娶奉天县令陇西李元裔之女为妻,而贞晦、囧是卢俦之子。也就是说卢俦之子可能有三人:贞晦、绛、囧。从贞晦称卢囧为季弟来看,说明卢囧在其兄弟当中年龄是最小的一个,那么卢绛的出生时间应该在公元850 年之前。(在唐至宋初这段历史时间内,绝对不止于一两位卢绛。见于《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的就已经有了两位:一位是道亮支下赤松后裔全昚之子,一位是道虔支下昌衡之子宝素后裔卢俦之子。除此以外,五代十国之南唐还有一位卢绛,一直到北宋建国以后才去世。这位卢绛活动的时代与士琼侄、孙辈所处的时代可能至少相隔五十年。)

从推测士琼之弟士玙的生年发现的疑点

从现有的文献来看,没有任何关于士玙活动时间的记载,而今只有从墓志中结合世系表来寻找蛛丝马迹,但是不同墓志记载的却又存在很大的差异:1,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载:瀜兄弟五人,清最幼。瀜有五子,分别是士珵、士琼、士瑛、士玫、士玙,而士玙最幼。士玫墓志记载士玫卒于宝历元年(公元762 年),则士玙出生时间的上限应该是 763 年。卢清墓志记载清有三子:士珩、仲权、士举,按照士举墓志的记载,在士举兄弟几人中,士举最幼。从士举妻子的出生年份大致可以推出来士举的生年或许也在 770 年前后。士玙、士举既是堂兄弟,士举又系清之末子,其年龄有可能在堂兄弟中也是最小的,士玙的出生

时间下限可能不会晚于士举。如果这点可以成立的话,那士玙出生的时间大致就可以确定在 763——770 年间;2,据士珩墓志的记载,士玟行七,士珩行六。士珩去世于 850 年,时年 62 岁,则其出生于公元 759 年,而士玙的出生时间又当在士珩前。可见依据的墓志不同,推出来的结果也是大相径庭的。

以上两点也只是推论,假如再结合卢士琼墓志的话,这两点推论却又都可以推翻了,因为卢士琼墓志开篇就说士琼是“祠部郎中瀜之长子”,不但这两个推论可以推翻,就连卢士珩墓志也可以直接推翻了。

卢士玟、卢士玫之与太子宾客

卢士玫墓志中所题的士玫官职为“唐故正议大夫太子宾客上柱国赐紫金鱼袋赠工部尚书”,与卢士珩墓志的作者士玟所自标的官职“中散大夫守太子宾客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基本是一样的。考《旧唐书·卷四十四职官三》:“太子宾客四员。(正三品。古无此官,皇家显庆元年春始置四员也。)掌侍从规谏,赞相礼仪。”可见太子宾客属于东宫的高级官员。

从中华书局小绿皮本《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的记载来看,瀜之诸子中出任太子宾客的是士玟,但是汲古阁版《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记载的却是士玫。在《两唐书》中,士玟之名唯见于中华书局小绿皮本《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卷七十三上》中,截至目前为止也没有他的墓志出土。不过为卢溥写墓志的卢士玟自题官职为“中散大夫守太子宾客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同时《全唐文·卷六五七》有一篇京兆尹卢士玫除检校右散骑常侍兼御史中丞瀛莫二州观察等使制一文,似乎士玟出任过太子宾客一职。但是在《白居易集·卷五十二》中同样有一篇“京兆尹卢士玫除检校右散骑常侍兼御史中丞瀛莫二州观察等使制”,

官职完全一样,所不同的只是玟与玫的不同而已。据《旧唐书·列传卷一百一十二卢士玫》的记载:“卢士玫,山东右族,以文儒进。性端厚,与物无竞,雅有令闻。始为吏部员外郎,称职,转郎中、京兆少尹。奉宪宗园寝,刑简事集,时论推其有才,权知京兆尹事。会幽州刘总愿释兵柄入朝,请用张弘靖代己。复请析瀛、漠两州,用士玫为帅,朝廷一皆从之。士玫遂授检校右常侍,充瀛、漠两州都防御观察使。无何,幽州乱,害宾佐,絷弘靖,取裨将朱克融领军务,遣兵袭瀛、漠。朝廷虑防御之名不足抗凶逆,即日除士玫检校工部尚书,充瀛漠节度使。士玫亦罄家财助军用,坚拒叛徒者累月。竟以官军救之不至,又瀛漠之卒亲爱多在幽州,遂为其下阴导克融之兵以溃。士玫及从事皆被拘执,送幽州,囚于宾馆。及朝廷宥克融之罪,士玫方得归东洛。寻拜太子宾客,留司洛中,旋除虢州刺史,复为宾客。宝历元年七月卒,赠工部尚书。”《旧唐书·本纪第十七上》:“宝历元年秋七月,太子宾客分司卢士玫卒。”《册府元龟·卷一七七》:“长庆元年三月乙卯,以权知京兆尹卢士玫为瀛洲刺史,充瀛莫等州都团练观察使。”从这些记载来看,出任太子宾客的又应该是卢士玫。但是从文献中对二人的记载来看,似乎又把二人给弄混淆了,或者说是把二人合为一人了。

士玟、士玫二人到底谁出任了太子宾客,由于缺乏佐证,暂时依旧只能存疑。

尽管墓志中存在一些细节的问题难以解释清楚,但是这也只不过是白玉之微瑕,我们既弃之如敝履,也不能因噎废食。文武之道不坠于地在人,我们应该以审慎的、可科学的态度从墓志整体上去认真解读,使墓志的历史价值尽可能发挥出来,为历史研究、家谱研究结出尽可能多的果实。


发表评论
大名:
Email:
评论:
验证码:
请回答: 19 + 22 = 避免恶意信息
 
当前页:部分卢氏墓志中存在的问题

版权所有:福建省姓氏源流研究会卢氏委员会  
单位地址:中国.福建.福州 福建卢氏网信息中心 QQ群:102054015
联系电话:0591-88503785 福建卢氏网 卢氏宗亲网 传真:卢氏宗亲交流群109226462  版权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Email:fjlushi@163.com
浏览次数
编辑